小说_原本有个惊喜【死马星期六】

【一

她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他。

喜欢他的脸,他的头发,他略显破旧的白色魔法师长袍,他的附魔学笔记,他的签字笔,喜爱他的一切,一切出现在她视野里的他的一切都为她所喜爱。

她眉飞色舞地向自动记录日记本讲述他的种种,显然后者——由几条简易魔术回路构成的简单智能——是无法附和她的狂喜的。它只会在纸上沙沙地记录下来,然后傻傻地问:接下来还有吗?小姐?

然而就在一年前,即使是面对自己的日记,那个戴着圆框眼镜畏畏缩缩的她也会羞于表达自己萌动的情感——现在不同了,她不但和自己的日记本讲,和一年四季喜欢穿着长袜睡觉的室友讲,和宅女闺蜜讲。她依然戴着那副圆框眼镜,但眼镜后的眼神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。

 

她准备迈出她的第一步。

 

一】

他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她。

没有太多的修辞,没有澎湃的表达。只是在看见她的第一眼,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。

 

啧……

 

她很漂亮,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,大概是用了什么保养肌体的法术。然而她过分冷静的贤者气度与她身上闪闪逼人的高阶附魔学导师制/服——在那些男学生看来——反而让人感到难以亲近。他倒没有这种感觉。几乎理所当然地,闪耀夺目的她很快成了新一届八卦学生的热议话题。原本附魔学就是一门冷门专业。自然地,最近格外受到她的关照的他成为了男同胞们羡慕的焦点。

窝在床上,他想着她的年轻脸庞,她的圆框眼镜,她圆框眼镜后的眼神。他敢说自俩人见面的第一天起,她看他的眼神就是异样的。异样的,异样的关照,异样的情感。甚至说有些悲伤,他不确定。

总感觉心里荡漾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,却又稍纵即逝。

 

神啊,这就是你的指引么?

 

【二

于是她决定在周末的时候问一问“神”。

 

飞离卡沙雷迪城。地下圣所前,她停住骑行扫帚,揣着冲动不安的之心踏着“祷/告的石路”往前走。“祷/告的石路”全长一千米,却是由整块巨型大理石构成,多年来被视为神力的象征。在地下圣所初建时,神的第一批信/徒正是在这里受到神的祝福的,他们也是世/界上第一批魔法师。也因如此,在进入地下圣所前必须虔诚地慢步通过这条石路的规矩,千年来一直为人们所遵循着。不过就在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不再这么做了。

今天圣所里的人少的出乎意料,大厅里人也不多。她暗喜。很快就轮到她了。她在修女的帮助下在神喻所的位置上坐定。莹绿色的丝线缓缓从她的头上垂下,接触她的脑壳,探入她的耳朵,她闭上了眼。瞬间,她感到安详与宁静,意识暂时离开了躯体。她的精神与神建立了连接。

她真想一股脑儿把所有想法都说了,只怕讲的太忘情落下了什么。神没有回答她,只是善意地笑着。

最终——

神问,你是期望你们的爱情能够长久呢,还是希望能够灿烂呢。

她说,灿烂。

神笑笑。那么你就尽你所能去给他一个惊喜吧。

 

二】

于是他决定在周末的时候问一问“神”。

 

值得庆幸的是路上没有碰到“黄沼鱼”,一个最近非常猖獗的城外犯/罪团/伙。他径直降落在圣所的地下入口处,回头瞟了一眼那条战/争时期被炸得碎碎的大理石走道。今天圣所外依然空无一人。所幸这里没有被强/盗盯上。

这二/十/年来,神不再是以前那个神了。

他是被神收养的孩子,从小生活在这里。熟悉的感觉过后,他与神建立了连接。

他对她的感情使他迷惑不解。

  神笑笑。你觉得你喜欢她么。

  这种感情从未有过。我不确定。请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。

  神说,下次她来的时候我会告诉她怎么做的。你只需要等待。

  他感到奇怪,现在还有人会来这种地方?

  神笑笑。二十五年是你的年纪,也是她的年纪。你已经让她等太久了。

 

【三

九三九年一月一日,又是新一年。凌晨。

偏偏是在这个日子。

她攥紧左手的礼物袋,哭着穿过冒着烟的街区,哭着从浓烟和碎片中爬起,哭着推开企图阻挡她的警卫,哭着穿过“祷/告的石路”。她强硬地用精神控制术支开卫兵。她举着法杖胁迫手足无措的修女。神说,让她进来。

以往瞬间就能让人安心的神的力量失去了作用。

  她说,他死了,在第一波轰炸中。

  她说,他是为了保护自己,用笨拙的魔法盾在她面前独自阻挡那颗最大的炸/弹,就这么死的。

  她说,本来我准备今天向他表白的。

  她说,我还用所有的存款给他买了一件最好的长袍,白色的,它也没用了。我准备的惊喜。

  她说,我还准备在今天把我的日记送给他,它被炸碎了。我所有的梦想。

  骗人的,都是骗人的。

  为什么,她问。

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————


三】

他的生日是一月一日。也就是一年的开头。说起来,今天既是他的二十五岁生日,也是那场战/争爆发的二十五年纪/念日。

然而就在他生日这天,她却宣告失踪了。说法不一,有人说她是在出城之后失踪的,碰到了“黄沼鱼”。

翘了一天课在城内找她,没找到。

傍晚,他坐在校园走廊的水泥地上,想哭。小时候在圣所里哭,神总会招呼他过去,安慰他。

神。

神?

对,去找神。

 

【四

圣所外面浓烟滚滚。

 

神没有开口,只是让她哭。

时间很长,想说的话也说完了,想流的泪也流完了,然而还是在继续哭。

末了,她感到有一双手在抚/摸着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我保证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会把他还给你。

神说。

 

四】

九六肆年一月一日。夕阳下。

他抹了抹头上的汗珠,回头偶然一瞥。在大理石走道的尽头,有一把熟悉的骑行扫帚。


【五】

大厅中,他看到了走出神喻所的她。手上,拿着一个破旧的礼物袋。想说什么。

忽然,神的魔力包围了大厅,短暂的萦绕在俩人身上,而后悄无声息地褪去。

两人在空旷的大厅。彼此注视着。

都明白啦。

……

哈。

……

……

是你啊。

……

嗯,是我。

……

……

看看这个——我原本有个惊喜要给你的哦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不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死马的第二篇。

按我同学的话来讲是个“轮/回”的故事。这么说也没错就是……

试图在文章结构上玩一个诡/计,即【篇与】篇其实是发生在相差25年的时间线上的故事。结果第一个读者就这么被骗进去了……看到最后还是(一脸茫然)。明明觉得写得很明显了的哎,泪目。本来第一个发给她是想要问问她什么时候能够看穿“诡/计”,再对结构做调整的。最后自暴自弃就发出去了。当天晚上得到她回复的时候已经无从修改【结果还没看出来】。讲真,有点伐开心……

总体而言感觉想法还是不错,不过文章欠修改,故事本身大概也没啥亮点。写完的时候甚至有点小骄傲。抱着这种心理的话,也没法好好地做改动了。最后开开心心地打游戏去了。

设定来自我的小脑袋啦,这里只取了一个很小的截面。它在我脑袋里滚了很长时间了,总是有/码成一部/长篇小说的冲动。然而就算写出来估计也没啥人看,质量估计也是渣渣的www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105gu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