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_猫【魔幻世界观】

猫。

放学回家走到家门口时,老是能看见一只脏兮兮的野猫,就趴在门口的绿化带上。

因为是忙了一天,终于得以放松的时刻,所以兴致也格外高。于是常常对这只猫挤眉弄眼。

大概是出于礼貌,她努力用那对黄色的眼睛和我对视了一小下,然后极快地别过头去。也不像我期望的那样,用尾巴向我示好。于是我不无遗憾地掏出钥匙,进入我期待了一整天的,完完全全的放松的大门中去,于是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。

 

大概是,被嫌弃了吧。玩累的时候,偶尔会反思一小下。

 

下次要是能够记得给它抓一把混了特兰瓦尼西亚叶①粉末的肉松,先是尖叫和发癫,再下次碰到她时就一定会黏住我不走了。猫特别喜欢这个,我见过的。

 

我在正对着天井的窗前,在微弱光点的包围中,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又有两只狡猾的小鬼头顺着另一户人家那里的围墙爬过来了。前几天爸爸在天井里挂了三大块鱼干。鱼干是他的一个在海上工作的旧交送的,我大概见过那个人,不过印象不深。

不巧的是,那几天我刚好去了大陆的北边,去到哈尔科夫②森林的深处,一个一周前失踪的隐居的怪士的家中,调查些痕迹追踪学③二年级生调查不出个所以然的傻瓜玩意。

于是,我只得在餐桌上听我那兴奋不已的老爸(他总能办成些能使他自鸣得意的琐碎杂事),讲述他是怎么具有先见之明地,找来个钩子把鱼干挂在雨棚下大概两米高的空中,而一整个街区的猫又是怎么被食物吸引而来,怎么奋力扑跃,怎么失望地返回那来时的围墙上的。虽免不了添油加醋,事情本身应该是真的。毕竟我回家后,也不止一次地见过贼溜溜的猫来过的。

 

我无意去想那三块鱼干。我讨厌吃鱼。但是我真的好想看看那几只猫来偷鱼干的蠢样子。光是想象就让我乐不可支。

那只不肯跟我对眼神的猫肯定也来过的。我就一把提下鱼干,在她面前晃啊晃。她漂亮的瞳子就被鱼干吊来吊去,急切地喵喵叫。不行啊,不行啊,这是我的鱼干,不能随便给你的啊。

……除非啊。

除非你以后天天在门口等我,和我好好地对个眼神。好啦……噫,不对!光光是对眼神,我还远不能满足的啊……啊呀……

 

 

脏兮兮的白猫叫了几声。喵喵喵,今天也没有偷到鱼干喵。然后爬上围墙向外跃去,就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。

野猫的话,都没什么教养。像这样随心所欲地吵吵闹闹。也不肯和我对眼神。

 

现在是冬天。太阳很难再能照到我的窗口,不过只要天气不是太糟,一天中总有那几分钟就会有一些碎碎的光点照到我的桌子上。阳光就像一张圆圆的大饼,云朵啦,大楼啦,大树啦,飞来飞去的DISC④啦,大家都要吃一点。于是我分到的大饼,只能是留有树叶牙印的残渣了。野猫们没有冬衣,应该是很冷的。于是想到那只伏在绿化带上的野猫,大概也是在晒太阳吧。

 

刚刚走神了一小下。我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在给她的肉松里放点好东西。不,她会爱吃肉松么?

 

我不了解其他的猫,尤其是野猫。要说像样的接触的话,我只和我外婆家的某一只漂亮的白猫混的很熟。嗯……要说名字的话,好像是叫“贝尔蒙特”⑤的。

至于我外婆。小时候和她住的时候,她是我世界中最厉害最厉害的人。她总能从神奇的挎包里拿出我最想吃的东西,要么是蛋黄夹心的什么零食,要么是小蛋糕……我问她,为什么她总能准确地预知我想吃什么……她说啊,用那种哄小孩子的语调啊,她会猜心和预言的魔法。

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就知道了。这种魔法是不存在的。

她养了很多很多只猫,不过只有贝尔蒙特会跟我玩儿,其他的猫见到我就躲起来。她自称是她们的“妈婆”,我是感觉,她和那些猫咪们的关系,确实就像是老妈和不听话的女儿们的那种。她会超级一本正经地和猫咪们讲话,搀着惊慌失措的猫咪的爪子教她“跳舞”,猫咪犯了错也会超级一本正经地,就像是对人那样,先是打,打完了骂,气消了会略带愧意地安慰那个现在表现地楚楚可怜的小坏蛋……

说到贝尔蒙特,那只特别喜欢我的猫。但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没了。外婆告诉我,猫咪们是不会死在人的面前的。她们会怕人们伤心。所以当大限将至,死神的传讯上路之时,她们会悄然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……但是猫咪是奇特的动物,她们有一方只有猫咪才知道的秘密结境,是鬼神,生死都无法找到的地方……消失的猫咪啊,并没有死去,而是在那个能够规避死亡的地方幽居起来……

我后来谈起这件事。别人说是外婆怕我伤心,瞒着我把猫埋了。我才不信咧。

 

外婆也会讲故事,讲很多很多故事。有一小半,都是跟猫有关的。她去小学接我,回家的路上,能一口气不喘地说一路。我就开心一路,咯咯咯地笑一路。

她跟我讲过一个老魔女的故事。那个老魔女和她心爱的黑猫住在能够俯瞰整个海港的山峰上,房子的主体是用白桦木盖成的,精细加工的木材上涂满了一种散发着特殊味道的神秘液体,承重柱的外沿还能看见镀金的雕饰。统一风格的家具由港内最好的木匠打造,但它们邋遢的主人却在桌上,架子上,柜里,把她旅行的纪念品胡乱地堆得到处都是。房子中央有一座黑曜石火炉,点燃火焰,房屋本身特殊的供暖系统就会把热意输送进每一个角落。窗户正对着港口,正对着太阳在海上落下的地方。房子四周种满了新主人从大陆各处搜集来的奇花异草,夏天的时候,它们就联手把阳光撕成一半半,一片一片地贴到那个老魔女皱巴巴的皮肤上。

据说这座房子建成于三百年前,是受人尊敬的大工匠阿旺·阿兰亲自设计用以颐养天年的居所。就在他死后不久,这里遭遇了战争。房子就此空了出来。

直到某一天,山脚下忙碌的人们再度看到那座房子的窗口发出金黄色的灯光。

就在上午的时候,一个顽劣至极的年轻魔女,衣服的大口袋里还揣着一只她刚抓的,可怜巴巴的小黑猫,轰飞了两个试图阻拦她的老实守卫,又生硬地闯入了港口管理者的办公室,说是怎么也要买下山上那座破败的老房子。(理所当然地)聊得很不愉快,最后她一气之下一把把一袋金币摔在管理者的办公桌上。

于是她就和她的猫搬进了这所荒废了百年的旧宅。修缮的工作,持续了大概足足一年。

而好日子才享受没多久,她忽然又对她的邻居们宣布,她决定去北方冒险了。那只猫被留了下来看家。

冒险的故事,我不想细说。

大概四五十年后,以魔女的年龄来算,大约是中年的时候,她忽然感觉累了。于是她从几千里外的她的朋友们身边,回到了那个和她年轻时调养的黑猫住了一年多的山上去。她只是想确认一下,那只猫应该不至于蠢到等她等了五十年。

 

但是那只猫啊,果然还在那里。

 

我没有猜中结尾。当时我还懊丧地问外婆,为什么那只猫真就这么蠢啊。

她只是对我笑了笑,然后别过头去。

 

还有就是,我的外婆真的很厉害,很厉害。她会做各种各样的东西,什么都会。

像是教我扎鞭子,各种好看的样式,我手笨怎么也学不会,就是今天我也仍对这个高深莫测的宏大领域一窍不通……

皱巴巴的手指紧紧抱住我的小手,教我怎么翻花绳,我甚至感觉我的手指比我本人还要崩溃……

那天,我们把猫赶出房间。用铁丝绕成花瓣的形状做成骨架,下边做成花蕊和杆子,一圈一圈地缠绕上粉色的皱皱的纸儿,再把花瓣浸泡到她调制了很久很久的,粉色的凝胶状液体里,她再将手指直插进去,念着高深莫测的咒语……一取出来,凝胶迅速结在铁丝骨架上,真就像是个花瓣的样子。于是在那个阳光应该能够直接打进房间的黄昏,在那个拉上厚厚的床帘的,勉强能够挤下俩人的小空间内,这朵特别的粉色小花做成了。她急不可耐地按住想跳起来的我,先是关了灯,什么光源都没有了。这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了。她好不容易让我背过身去——

没有让我多等——响指声。

然后是我终生难忘的梦幻时刻。

 

粉色的,粉色的星屑,无声地布满了视野。是那朵花,拿在外婆右手里的那朵花,是由它射出的,它将发着亮光的粉色物质,射满了整个房间。这本是没有人会捣乱的,属于黑色的秘密集会。粉色的星儿迅速地由那几分钟前还被我握在手里的假花射出,像这样,一道一道地划过去,点亮了黑暗的惊慌失措,点亮了外婆的得意表情。我连惊叫的意识都被夺走了。

“嘿!注意了!”

是外婆在说话。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床帘倏地被拉开了。待我再睁开眼睛时,已是完全另一副光景。

她用右手施展了一个让那兴奋地向外散发着能量的花儿浮空的法术,伸出左手抱住我。

于是我就在她的怀抱中,看着本是由粉与黑组成的世界,被夕阳灌上金色。我盯着那朵花。忽然,忽然它便开始燃烧起来,散发出的光芒也多了一层焦躁的红。我简直想尖叫出来,因为它的能量正在迅速地消失……但它灿烂地更彻底,更绚丽了……就……就像开始时那样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……它终于在空中燃尽了。

视野里只剩夕阳,再也找不到花的痕迹。一声猫叫。猫从被大开的窗口爬上来,不是贝尔蒙特,是另外一只叫斯内克⑥的独眼猫。我在外婆怀里,和她一起望向站在在街道那一头的太阳。最后太阳也干脆落下了。

我一下子笑出来。抱着我的外婆也开怀大笑,笑得一颤一颤的,在她怀里的我也能感受到。

 

我写到这里的时候,天也在不知不觉间黑了。如果是在一个视角稍好一点的窗口,能看到日落的那种,也不至于这才意识到。

这个点,晒太阳的野猫们也该回去了吧。真好啊,她们一定也很开心吧。

我又想到那只常趴在我家门口的猫了。我忽然想,她会不会,我是说,如果外婆说的是真的——不不不,又会有点偏差……啊呀,如果啊,如果那些不得不离开我们的猫,能够通过某种神奇的手段转世,以另一只猫的身形重新行走在这与依恋她的人类同享的阳光之中,这只用她的黄眼珠子挑逗我的野猫,会不会就是贝尔蒙特呢。或许,她只是因为被我冷落了太久,发发牢骚罢了,或许她是忘了我吧。我越是这么想,越是会去继续这么想。

有那么一刻,我真的好想好想用武力制服她,让不肯屈从的她归顺于我……但是,她毕竟是野猫啊。要说的话,我更喜欢野猫一点。

 

于是我把冠以特兰瓦尼西亚之名的香粉放回原处。只是拿出我最爱吃的肉松来。

只是不知道,我的贝尔蒙特还喜不喜欢吃肉松呢。

 

但是嘛,总得再试试。

 

啊!你若是那贝尔蒙特,我甘心做你的德拉古拉!

 

 

 

 

 

  1. 现实地名。吸血鬼的故乡。
  2. 现实地名。捏他二战著名战役。
  3. 专业名。是对广义上的法术使用者残留的施法物进行取样、分析、调研的学科。主要应用于刑事案件的侦破。极度冷门的专业。
  4. 具有高泛用性的便携交通工具。发明于天空城时代,当时是高阶法师身份的象征,近代随着技术与生产力的进步,已经普及到每一个城市居民。(灵感部分来自于batmud)
  5. 捏他《恶魔城》。家族名,背负有封印数百年复活一次的吸血鬼王的使命。
  6. 捏他《合金装备》。


难以抑制的疯狂幻想霸占了我的头脑,使我不得不赶紧催促自己把它们记录下来。各种意义上,完完全全随心所欲写的东西。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105gun | Powered by LOFTER